行業動態
醫院用藥結構調整 輔助品種首當其沖

  近日,有消息稱北京市醫管局向醫療機構下發通知,將部分藥品確定為“輔助用藥”,要求醫療機構在使用中注意用量,共涉及21個注射劑通用名產品。據悉,這些品種多數臨床使用量較大。
  盡管輔助用藥管理已強調多年,但北京是首個以明確的行政措施進行規范管理的省市,作為醫改重點試點,此一做法會否被廣泛借鑒?
  輔助用藥整治開始?
  控制使用輔助用藥提及多年,尤其是國務院《關于落實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指導意見的通知》明確重點跟蹤監控輔助用藥、醫院超常使用的藥品等之后,各地在相關文件中均強調了輔助用藥的管理問題。
  國藥控股高級顧問干榮富分析認為,醫院清理輔助用藥的根本目的在于實現兩個總量控制及逐漸降低藥占比等指標。
  “北京的做法不一定會引發廣泛跟風。”廣東某三甲醫院藥學部主任張先生向本報記者透露,由于輔助用藥并沒有國家層面的定義,且輔助用藥的界定難以一概而論,比如北京清單中的注射用腦蛋白提取物,在神經內科可能是必需用藥之一,但在其他科室就不一定。“輔助用藥的相對性,使得各家醫院對不同藥物都有不同需求。比如腫瘤醫院對提高免疫力的產品需求是必不可少的。”
  上海某醫院副院長陳先生則指出,醫院內部對于醫院本身所采購的輔助藥物界定是相對容易的,因為針對自身的學科建設情況,哪些藥品在哪些疾病和科室是一定需要的,醫院管理者非常清楚,可以通過信息化手段,在醫生處方或績效考核中很容易實現管控。
  院內用藥目錄大整治
  更值得指出的是,清理輔助用藥僅是醫院整治用藥目錄的一部分,現階段,各大醫院為實現行政指標而調整用藥結構,可能會對更多的產品造成直接沖擊。
  上述廣東三甲醫院藥學部張先生告訴記者,目前廣州市三甲醫院估計的藥占比在40%左右,要實現30%左右的目標,哪怕是今后執行零差率減少一部分藥品的使用之后,仍有很大的難度。除輔助用藥之外,更多如非醫保非基藥的自費藥、高價藥或存在國產藥的進口品種,都可能成為清理對象。
  “自費藥受到醫保控費的影響,且患者自行到藥房購藥并不會產生更大負擔,因此可能成為首先被清理的目標。此外,非必需的輔助藥物,比如中成藥中的部分中藥注射劑產品,也容易成為被清理的重要對象。”張先生如是指出。
  干榮富則指出,上海已明確三甲醫院按通用名藥物計算,中成藥不得超過300種,醫院全部用藥基本達到2500種左右。部分進口品種如奧沙利鉑,國產品種由于價格遠低于進口品種,醫院可能會采購。而進口品種,在上海部分非腫瘤醫院,患者就只能到周邊藥店購買。
  專家表示,盡管醫院對用藥結構的調整有著強烈的訴求,但對用藥目錄的清理仍顯謹慎,并且醫院內部也存在很大壓力,除非國家再出臺如抗菌藥物限用這樣強制性的政策。在沒有強大外力推進的情況下,醫院很難主動清理產品。相對來說,由于廣東實行藥品電子交易平臺模式,醫院對非低價藥物之外的藥品都沒有選擇廠家的權利,部分藥品在更換廠家之后,反而成為被清理出醫院用藥目錄的良機。其他省份清理的難度則更大。
  “正是基于醫院用藥結構和采購偏好的發展趨勢,醫院外藥房的發展被很多大公司看好,包括大型連鎖和醫藥商業企業。”干榮富指出,依照有關數據,目前輔助用藥的增長受限已經逐漸顯現。比如上半年心血管類中成藥,同比增長只有1.8%,而整個用藥增長在5%以上,中成藥的萎縮相比整個市場的萎縮快速很多,這與醫院用藥管理有關。
  記者留意到,平安證券選取了較有代表性的品種,發現不同品種的分化有所加劇。化藥中,抗生素和免疫調節類輔助用藥面臨一定壓力,高端仿制藥仍然受益進口替代,保持強勁增速。中藥注射劑多為輔助類用藥,受醫保控費沖擊較大,部分地區在招標時對價格進行了限制,預計將持續承壓。
                                                                 來源:中國藥促會     

行業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