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動態
國家或將對藥品招標規范進行重大改良
2013年,國家將對藥品招標規范進行重大改良。目前,衛生部、發改委、商務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等部門正在加緊制定方案。可以提前透露的是,或將出臺的規范是2012年衛生部等七部委聯合制定的《醫療機構藥品集中采購工作規范》的延續,新出臺的規范將在三個方面進行大幅度調整,即二次議價、招標價格、流通環節。
(1)二次議價透明化
2010年,衛生部等七部委聯合制定的《醫療機構藥品集中采購工作規范》明確規定,醫療機構按照合同購銷藥品,不得進行“二次議價”,嚴格對藥品采購發票進行審核,防止標外采購、違價采購或從非規定渠道采購藥品。
據了解,即將出臺的招標改良規范將此條款中“不得”改為“允許”,強調將“二次議價”推向透明化,醫院可以與企業進行“二次議價”。
全國工商聯醫藥業商會副會長駱燮龍說,原來無論是政府,還是醫管局,甚至是第三方公司,在藥品招標完成后,對于招標的價格醫院是沒有權利與藥商進行“二次議價”的,只能完全依據招標價進行購買。而藥商為了給醫院和醫生留下藥品提成空間,只能將回扣和提成的費用加入藥品價格中,造成藥品價格虛高不下。
改良規范出臺后,會出現一種新的局面。比如,招標主體在招標過程中,選中了5家青霉素供應商,為全市100家醫院提供藥品,招標價是一盒38元。招標完成后,如果這家醫院青霉素的用量大,醫院就可以要求藥商在38元的基礎上再次進行降價,無論最后的成交價是25元,還是20元,只要在招標價格以下,政府都無權過問,這個價格也不會對外公開。
實際上,這種做法在《關于做好2012年公立醫院改革工作的通知》中就已經有所體現。該通知明確要求:發改委等部門根據改革需要,在定價、藥品采購等方面給予試點地區一定的自主權。
九州通醫藥集團業務總裁耿鴻武認為,這意味著政府采用的是“摸著石頭過河”的思路,深圳“二次議價”試點、重慶藥交所議價機制等做法都是即將出臺方案的先行軍。他認為,“二次議價”是市場機制發揮作用的一個重要手段,也是使暗回扣轉明的唯一手段,隨著民營資本進入醫療機構的比例越來越高,他預判未來此種方式有星火燎原之勢。
(2)采購價格存差異
據了解,原有的招標規范并沒有考慮到藥品認證的差異,所以各地在招標時常常采取惟低價是取的方式。招標規范改良后,國家會充分考慮到藥品的認證級別,并根據藥品的認證級別來衡量藥品的價格,最終確保藥品的質量。
駱燮龍說,在現階段,我國藥品認證大體存在三種情況:第一種是已經獲得新版GMP認證;第二種是在新版GMP認證準備階段;第三種是拿到歐盟和美國的認證。如果我們以同一種價格去招三種認證資格的藥品,對企業來講非常有失公正。
廣東一品紅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忻紅波曾在微博上表示,目前各省招標中,對有否通過新修訂藥品GMP認證的藥品實行統一招標政策,使企業面臨生產成本提高和產品價格倒掛的尷尬處境,可能會再度引發業內關于藥品質量與定價的博弈。
改良后的藥品采購規范將生產企業相應品種或劑型通過新修訂藥品GMP認證作為質量評估標準的重要指標,并顯著加大評分權重,所占分值不低于評價指標總分的30%.駱燮龍說,現在通過新修訂藥品GMP認證的企業參與招標,加分權重僅為1分、2分,將來30%的評分比例可顯著提高質量分的權重。
實際上,依據認證資格確定招標價格在新近出臺的《關于加快實施新修訂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促進醫藥產業升級有關問題的通知》中有所涉及。
該通知第六條規定,將生產企業相應品種或劑型通過新修訂藥品GMP認證作為質量評估標準的重要指標。對于執行統一定價的藥品,優先從相應品種或劑型通過新修訂藥品GMP認證的企業采購。
耿鴻武說,質量監管是藥品質量保障的有力手段,加強質量監管不僅包括生產前、生產中,還包括使用中。堅決反對以質量之名行高價之實的行為,端正藥品招標中的質量導向。他認為,可參考的量化指標應該包括多個方面,企業國際質量認證、新GMP認證、產品質量類型、企業社會責任、企業財務狀況、生產規模、行業排名、不良記錄等都應該列入其中,不能以一種標準進行衡量。
(3)壓縮冗長流通環節
耿鴻武認為,“十二五”期間,無論是集中招標采購,還是藥品零售業務,降價仍是主題。他指出,除藥品加成和回扣因素外,流通環節過多也是導致價格虛高的主因。
本次改良進一步明確了減少流通環節的力度,試圖通過減少流通環節的費用,再次擠壓藥品虛高的水分。
有專家認為,目前藥品零售流通通常涉及五個環節:廠家→總代理→區域分銷→連鎖藥店→消費者,如果我們能將流通環節壓縮到廠家→連鎖藥店→消費者三個環節,至少可以壓縮15%以上的流通成本。
“所有改革都要探尋根本原因,我國的藥品招標上到頂層制度,下到采購環節,都需要逐步進行完善。但可以肯定的是,每次改革探索都是一種進步,這些政策和規則也會在改革中逐步成熟。”清華大學醫院管理研究院院長高級顧問劉庭芳說,在藥品招標政策的改良中,“我們一定要知道目的是降低藥價虛高的水分,但任何一種藥品的生產都需要成本,在降低價格的同時我們決不能忽視藥品的質量。”即將出臺的改良規范中的三個重頭戲,正是基于藥品價格和藥品質量兩方面的考慮。
按《醫療機構藥品集中采購工作規范》,醫療機構按照合同購銷藥品,不得進行“二次議價”,即將出臺的招標改良規范將此條款中“不得”改為“允許”,強調將“二次議價”推向透明化。
行業動態